政府失去最后的支持者

收藏并分享

挪威’星期三,基督教民主派跟随自由党,少数民族政府失去了两个支持党的最后一个’领导并退出了明年国家预算的谈判。基督教民主党领袖纳特(Knut Arild Hareide)指责政府’关于有限燃油税上调的最后通,他声称 将使车主以牺牲气候为代价获胜。

基督教民主党' leader Knut Arild Hareide, speaking at his 派对's national board meeting on Saturday. PHOTO: Kristelig Folkeparti

基督教民主党’领导人克努特·阿里德·哈雷德(Knut Arild Hareide)在他的宴会上讲话’的国家委员会会议是最新一次退出与政府的州预算谈判,使政府步履蹒跚地濒临崩溃。照片:克里斯蒂里格·福尔凯帕蒂(Kristelig Folkeparti)

“我们一直都是建设性的,”哈雷德在与他的政党会面后在议会上宣称。他继续建议 保守党总理埃尔纳·索尔伯格(Erna Solberg)和进步党财政部长西夫·延森(Siv Jensen)领导的政府具有建设性,坚持认为他们提议的一揽子车税改革是不可谈判的。

“我们永远不会提出这样的最后通,,”Hareide紧随其后告诉记者 派对’s emergency meeting ended with a unanimous vote that the 基督教民主党 could no longer go forward with 预算 negotiations.

“Now it’由政府决定,”Hareide宣布提出新的预算计划。他强调“it’他们的责任”提出必须在星期一之前赢得议会支持的国家预算。“他们需要再思考一遍。”

不批评索尔伯格
哈雷德承认预算中的气候措施导致了“demanding”过去几周的谈判。为换取政府提供的其他措施’最低燃油税上调不足以满足他的任何一方’s or the Liberals’减少碳排放的目标。

他确实声称自己相信索伯格自己“very constructive” and that he had “没有理由批评Erna。”他将预算危机的最大责任放在进步党身上:“我可以想象是什么(进步党’前领导人)卡尔·哈根(Carl I Hagen)’如果在少数党政府中的基督教民主主义者提出了最后通atum,那将是他们的反应。”

这一切都使现任政府濒临崩溃。至此,三个主要选项仍然存在:

(1) Solberg and Jensen could still come up with a new offer that the 基督教民主党 can’拒绝促使他们提供议会多数席位所需的支持

(2)保守党’ and Progress Party’少数党联盟解散,由工党接任,或者索尔伯格继续独自担任总理。对于进步党来说,要放弃其反对增加税收的坚定立场将是极其困难的,它可能会选择离开政府。

(3)现任政府继续作为少数派联盟,被迫寻求逐个问题的支持,直到其任期于9月结束。

“我们的门每天24小时开放,” Hareide said, by way of encouraging the 政府 to make a new offer. His 德 puty leader of the 基督教民主党, Hans Olav Syversen, drew laughs when he stated that “we’甚至在周日开放。”

newsinenglish.no/妮娜·伯格伦德(Nina Berglund)